菜鳥還有比IPO更重要的事情
2024-04-01 12:00 菜鳥 IPO

2菜鳥還有比IPO更重要的事情

來源:光子星球(ID:TMTweb)作者:吳先之

在真實的實力面前,無需他證。

3月26日,阿里巴巴發布公告稱,決定撤回子公司菜鳥智慧物流網絡有限公司在港交所提交的上市申請。

緊接著,集團計劃向菜鳥的少數股東(包括員工)發出要約,以每股0.62美元的價格將其持有的所有菜鳥已發行股份向阿里巴巴集團出售,總對價最高可能為37.5億元。

晚間,菜鳥CEO萬霖在內部發布全員郵件,宣布將向菜鳥員工推出二次創業獎金激勵計劃。這是阿里巴巴集團公告要約收購菜鳥員工股權之后,菜鳥員工收到的又一項激勵計劃。

根據上述計劃,菜鳥正式員工除將在2025年4月獲得正常年終獎外,2025年8月還將額外獲得一筆同等金額的獎金。這一計劃將覆蓋屆時在崗、且有年終獎的所有菜鳥正式員工。采用月度或季度獎金非年終獎激勵的員工也會有相應方案。

撤回上市申請背后,阿里巴巴與菜鳥還有多重考量,例如強化商流物流的一體化協同——電商+物流融合。

另一面,阿里戰略開始向電商主業靠攏。

如淘特回歸淘寶、1688全面入淘,菜鳥末端&App事業部入駐淘天總部辦公等一系列動作,客觀上讓阿里從追求規模與生態變為聚焦核心主業。具體到國內電商板塊,卷價格、卷服務的大敘事下,很難單純依靠電商突圍,還需要與其他業務線協同突圍,如與菜鳥協同,完成下沉與服務升級。

在上述背景下,阿里撤回菜鳥上市申請,是完成業務聚焦必須要下的一步棋。

01

阿里聚焦主業

去年9月阿里巴巴完成頂層人事調整,戰略調整為聚焦核心業務。

為此,拉開了全面的組織治理的序幕。在明確國內和國際電商、阿里云作為核心業務,決定阿里云不再分拆后,最終撤回菜鳥IPO。從當下阿里集團和菜鳥的情況來看,是此前聚焦主業戰略的延續。

阿里物流的發展歷程先后經歷了多個階段,2013年以前,阿里電商平臺的包裹配送由社會化的快遞物流公司承擔。2013年菜鳥成立后,成為阿里物流戰略落地的支點。隨后十年,菜鳥完成了物流數字化的基礎設施,形成了一套有別于基礎快遞的物流服務。

例如,菜鳥已將跨境快遞時效從30-60天縮短至10天甚至最短5個工作日;菜鳥驛站為快遞末端配送提供了更多選擇;菜鳥裹裹逆向物流服務提供了2小時上門取件的行業新標準。

而隨著撤回IPO,菜鳥有著另一個重要任務——鞏固核心業務基本盤。眼下,圍繞價格力的競爭仍然非常激烈,菜鳥既要扮演基建角色,也要提供增量服務。

年前淘特回歸淘寶、今年1688全面入淘、菜鳥末端&APP事業部與淘天聯合辦公,以及商家政策上“價格力”向“GMV”轉向,一系列動作顯然是為了應對全新的市場環境。

據Sandalwood線上監測數據顯示,今年1月與2月各電商平臺GMV表現不一,單從具體平臺占比結構可知,淘寶&天貓的總量仍與身后各家拉開相當大的距離。

這并不意味著淘天可以高枕無憂。

截至第四季度,淘天客戶管理收入921.3億元,與2022年同期基本持平。而拼多多對應收入為888.8億元,同比增長123%。2022年第四季度,拼多多這部分的收入僅為淘天客戶管理收入的44%,貓拼相差515億元,一年之后雙方僅存在33億元的收入差距。

在線營銷收入直觀反映了平臺商家是否愿意投入真金白銀做營銷,而傭金收入則反映平臺交易活躍與規模情況。

毫無疑問,下沉市場是當下電商一大增量高地,且除淘天之外的其他平臺大多僅有純平臺模式,缺乏完善平臺+直營的基建。相反,因為有菜鳥的存在,淘天能夠同時向下沉市場與服務升維兩端尋找增量。

下沉市場方面,截至去年第三季度,菜鳥在全國擁有超過17萬個驛站站點(包括非城市地區的菜鳥驛站超5萬個)。服務升維方面,和速賣通聯合推出的國際快遞“全球5日達”已拓展至10多個國家,以及為天貓直營業務“貓超”所提供的1212半日達,十個月時間開拓了超過20城。

因此,菜鳥的基建屬性與電商的業務融合程度極高,對于阿里而言,撤回IPO也是為了讓菜鳥可以沒有任何束縛地與電商業務深度協同。

電商行業日益激烈的競爭,迫使平臺不得不應對來自各方面的挑戰,這既包括“價格力”,也包括服務升級。最典型的案例是天貓超市、速賣通等國內、國際核心電商業務在過去一年的增長過程中,離不開來自菜鳥全方位的物流供應鏈支持和聯合共創。

02

菜鳥無需“他證”

市場普遍認為,阿里撤回菜鳥上市申請,主要考慮到當下市場對于物流行業估值較低,難以完全體現行業的真正價值,如順豐赴港二次上市多日,仍無實質性進展。

對于已上市的快遞物流公司而言,無論新老巨頭,過去一年(2023年3月29日-2024年3月29日)市值都經歷了不同程度的縮水,如行業單票數最高的中通市值跌去了1/4,京東物流跌去了43%,順豐市值回退了33%。

市場波動無法真正體現公司價值內核,借市值尋求他證,顯然有些緣木求魚。從去年以來的諸多情況看,菜鳥其實已完成“自證”。

過去八個季度,菜鳥在收入方面保持了持續正增長,招股書顯示,2023財年菜鳥總收入778億元,近三個財年復合增速為21%。收入增長外還同步實現了扭虧為盈,2023財年其經調EBITDA超過28億元。

截至去年第四季度,菜鳥營收同比增長24%,同期京東物流增速為9.7%;中通7.6%,依靠商流物流一體化協同,菜鳥的收入規模與增速在行業中處于領跑狀態。

菜鳥自身的價值不斷增長,有助于阿里國內與國際商業。蔡崇信在電話會上表示,“我們對中國和國際電商業務進行了評估,得出的結論是為了提供最具競爭力的消費者體驗,必須實現菜鳥運營與集團電商業務之間的深度融合。”

進一步盤點可以看到,菜鳥擁有全球最大的跨境電商包裹處理規模,截至目前,年處理跨境電商包裹量超過15億件,該規模為國內其他頭部物流企業20倍以上。此外,菜鳥還擁有全球處理包裹量最大的數字化快遞末端和月活用戶規模最大的物流App。

光子星球了解到,作為阿里中國重要的服務產品,88VIP會員的服務升級,很大一部分需要通過菜鳥實現。

另一方面,快遞+團購+清洗的業務探索,一定程度上改變了傳統低毛利的業務模式,亦能讓菜鳥驛站在滿足最后100米末端配送的同時,借助服務嵌入到社區。

菜鳥另一個具有想象力的長板在于,App6000萬月活。作為全球最大的物流數字應用,菜鳥能夠借助線上手段與淘天在諸多業務上實現聯動,如逆向物流、快遞箱回收等。

供應鏈是物流行業重要利潤來源,菜鳥在國內電商供應鏈的收入規模,排在行業第三位。而在海外,去年以來,菜鳥通過“全球五日達”旗艦產品進一步擴大了其跨境物流領先優勢,近期還新增歐美中東等核心市場。

這里需要指出,過去幾年,跨境電商持續噴涌,拉動了跨境物流的需求,這對于菜鳥而言,抓住擴張時機,遠比IPO重要得多。

當下跨境電商呈加速發展的態勢,我們有理由相信,海外市場將迎來一段較長周期的高速增長階段。

即便菜鳥上市成功,也需要在增加投入、加大基建、加快盈利、增加股東回報四者間需求平衡。

現在,菜鳥可以不用分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