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在購物車里的BAT們
2024-04-02 10:17 BAT OpenAI

2被困在購物車里的BAT們

來源:雪豹財經社(ID:xuebaocaijingshe)作者:閆學功

創新永遠無法被計劃。

在AI的追逐賽中,習慣了領跑的BAT們拔足狂奔的速度并沒有外界想象中快,甚至遜色于一些表現亮眼的初創公司。創業公司正在探尋AI的邊界,巨頭們卻將目光聚焦在電商。追求ROI和商業化的確定性給巨頭們帶來了豐厚回報,但也讓它們與最新一波創新擦肩而過??萍紭渖系拿恳桓?,都有可能只是岔路。但創新往往只出現在無數次試錯和闖入死胡同后的“靈感”乍現。

只有500人的OpenAI甩出ChatGPT,一夜之間成為全球最受關注的超級新星;成立僅10個月的月之暗面拿下10億美元融資、大模型初創企業MiniMax估值超過25億美元......

不管你是否認同“AI是第四次工業革命核心驅動力”的判斷,你都不能忽視AI在全球普通個人用戶和大中小企業之間引發的颶風。

它當然不只是初創公司們的游戲,沒有任何一家巨頭公司愿意錯過爭奪這顆明珠的機會。

百度CEO李彥宏喊出“all in AI”的口號;阿里CEO吳泳銘將AI驅動寫進公司的最高戰略;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熬夜看OpenAI的論文,并明言字節無法錯過AGI;騰訊CEO馬化騰則將AI視為幾百年不遇的機會,猶如“電的發明之于工業革命”。

但是,在這場追逐賽中,習慣了領跑的BBAT(字節、百度、阿里、騰訊)拔足狂奔的速度并沒有外界想象中快,甚至遜色于一些表現亮眼的初創公司。字節跳動CEO梁汝波在去年底的公司年會上就反思,字節對機會的敏感度不如創業公司。

2024年,BBAT不約而同將目光聚焦到了電商業務。與當下最硬核的AI創新相比,這個方向顯得有些“復古”。

視AI為百年機遇的巨頭們,為何被“購物車”絆住了腳步?

01

獨角獸狂奔,巨頭慢步

當一個足以顛覆行業的機會出現時,擁有雄厚資本和技術實力的巨頭們往往搶先占據優勢。

但這一次,從積極性、投入度到在賽道內的身位,BBAT們罕見地被初創公司超過了。

據SuperCLUE最新發布的中文大模型基準測評,截至2月27日,在中文大模型前五名中,百度的文心一言和阿里的通義千問分列第一和第三,其余均為初創公司研發的大模型。從國內Top 21大模型的數量來看,創業公司(12)的數量也多于大廠(9)。

國內大模型得分Top 5中,初創公司占據三席,圖源:SuperCLUE

目前,國內AIGC五大獨角獸——月之暗面、百川智能、智譜AI、Minimax和零一萬物,平均成立時間不足2年,其中3家才一歲左右。但在大模型上,這些年輕的公司已經能夠與大廠抗衡甚至反超了。

月之暗面的大模型可支持200萬字長文本輸入,這一數字是ChatGPT的80倍。

它們不僅在AI賽道上跑得更快,而且目標更明確、更激進。

月之暗面創始人楊植麟認為,自己的大模型很快能達到GPT-4水平,且有望成為中國大模型公司的競賽中最快達到這一水平的。大廠遲遲未發聲的Sora領域,智譜AI正在試圖攻克。

當眾多AI創業公司忙于爭搶底層算力時,資金和人才儲備更多的大廠們,卻將重心放在了電商業務和價格力的分毫必爭之上。

李彥宏曾多次在公司內部和外部強調大模型的想象力,將其稱為“Game Changer(游戲規則的改變者)”。但2024年,他將電商寫在自己的OKR中,這在過去3年來尚屬首次。

淘天近期最大的動作,是主打低價電商的淘特歸淘,這被外界看作淘寶進入全面低價時代的信號。抖音將價格力定為2024年優先級最高的任務。

馬化騰則在年會上表示,騰訊在BAT中是僅有的可能發“新芽”的公司。這個重任,由視頻號的電商業務擔當,“要全力發展的就是視頻號直播電商”。

在通往AGI的星辰大海的路上,老牌互聯網巨頭們,似乎被困在了一輛輛“復古”的購物車里。

02

ROI:鎖住AI的智子?

在科幻作品《三體》中,外星生物三體人通過高級機器人智子,鎖死了人類的科學發展,讓地球科技裹足不前。BBAT在追逐AI時遭遇的“智子”,則是對ROI(投資回報率)的嚴苛要求和龐雜臃腫的組織架構。

作為動輒要養活十萬人的大型公司,BBAT在投入任何領域前都不得不考慮一件事——確定性。

與突破性的創新相比,在已經被驗證過的模式上進行迭代創新,后者的確定性顯然更強。BBAT在AI時代依然狂卷電商,也是這個道理。

在某種程度上,這種追求確定性的慣性,讓巨頭們與ChatGPT和Sora擦肩而過。

2015年,谷歌旗下AlphaGO接連戰勝人類圍棋冠軍,引爆全球AI市場,讓從業者看到了巨大的機會。也是在這一年年末,如今的明星公司OpenAI正式成立。

2014-2016年,BBAT相繼成立自己的AI Lab,在全球高校內重金挖來技術大牛。據艾媒咨詢統計,2013年到2018年第一季度,中國人工智能領域投融資占全球總額的60%。

在實驗室里,衡量科學家的唯一標準就是科研成果。但在以商業利益為主導的大廠,科學家也必須完成KPI。

字節AI Lab最顯著的一個特點是,力求每個算法都要落地。馬云曾在2017年表示,“90%以上研究的東西,不能只在實驗室里面,必須在市場上。只有這樣,這個實驗室才能走得長遠。”

當“AI落地難”成為共識后,科學家和大廠的蜜月期便迅速結束。2019年,中國AI行業融資規模與投融資數量結束了為期6年的快速增長,出現約45%的下滑,包括商湯科技、曠視科技、依圖科技、云從科技在內的“AI四小龍”累計虧損超過500億。

一夜之間,炙手可熱的AI進入寒夜。

也從這時起,身居要職的科學家們開始“逃離”大廠,回到象牙塔或開啟自主創業。雪豹財經社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在2019-2021年的三年內,至少有15位以上“逃離”大廠的科學家。

此外,大廠復雜的組織架構也有礙于對硬核技術創新的追求。百川智能創始人王小川曾在一次采訪中直言,李彥宏對自家AI產品的誤解,是因為團隊匯報有信息差;字節大模型進展低于預期,也跟公司存在組織問題有關。

03

創新,永遠無法被計劃

BBAT喜歡沿著被驗證過的成功軌道繼續前行,它們熱衷于將這些能明確計算出成本、收益甚至虧損范圍的業務作為第二、第三增長曲線。

2019年的AI寒冬后,大廠轉身挺進更具確定性的社區團購賽道,試圖利用數據、信息和流量的優勢,收服“菜市場”。在新一輪的電商大戰中,它們依舊選擇了被拼多多驗證過的成功路徑——卷低價。

但創新永遠無法被計劃。

為“幾捆白菜、幾斤水果的流量”和菜農、團長們“大打出手”的大廠們,也在某種程度上錯過了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

2021年,OpenAI已研究出了ChatGPT 3.0。2023年3月,彼時成立8年、至今仍然在瘋狂燒錢的OpenAI推出了ChatGPT 4.0,讓全球一夜之間再度關注到AI——這個曾被不少大廠打入冷宮的詞語。

馬化騰在去年的騰訊年會上多次談及“老樹開新芽”。但在科技創新的路上,更可能的是種出一棵此前完全未曾見過的樹。

清華大學中國科技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梁正、浙江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教授湯斯亮都試圖回答過“OpenAI為什么沒誕生在中國”,他們的答案是:“大廠不愿冒險”。

創新的確有風險,因為科技樹上的每一根枝椏,都有可能只是岔路。但創新往往只出現在無數次試錯和闖入死胡同后的“靈感”乍現。

換言之,科技的創新是無法用數字計算或根據商業化要求計劃出來的。在爆發來臨之際,沒人能預判它的能量,甚至無法看清它的“長相”和應用方向。

投資了OpenAI的比爾·蓋茨說過,人們往往會高估短期的影響,而低估長期的變化和影響。

OpenAI和為AI提供底層基礎設施的英偉達,起初的創業方向都與游戲密切相關,與AI相距甚遠。

OpenAI早期致力于AI在游戲上的突破,它第一次嶄露頭角,是創造出能戰勝DOTA2世界冠軍的AI戰隊,與生成式AI關聯度不高。

英偉達制造GPU(Graphics Processing Unit,圖形處理器),一開始也只是為了提高PC游戲的畫面表現力,甚至一度瀕臨破產。但20年后,GPU成了全球AI巨頭爭搶的基礎設施,被廣泛應用于訓練大模型、提供底層算力。

昔日的“游戲顯卡”成為AI時代的“水電氣”,也成為英偉達市值暴漲1.6萬億美元的助推器。

經歷了電商、移動社交/支付、物流、新能源車等多次彎道超車的中國科技互聯網巨頭們,會錯過這一波生產力新浪潮的機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