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億,這家融到C++++++輪的公司要IPO了
2024-04-02 14:17 獨角獸 融資 IPO

2600億,這家融到C++++++輪的公司要IPO了

來源:投中網(ID:China-Venture)作者:魯智高

經過近9年發展,北京的超級獨角獸開始闖關港交所。

近日,乘用車高級輔助駕駛和高階自動駕駛解決方案供應商地平線申請在港上市。在創始人余凱的帶領下,這家公司在備受質疑中成長為業界明星企業,最終踏上了港股IPO之路。

通過提供一系列軟硬一體的智能駕駛解決方案,地平線不僅賣出了500萬顆芯片,還將比亞迪、理想、蔚來、廣汽、上汽、吉利、哪吒等在內的24家主機廠(31個主機廠品牌)變為客戶,一年入賬超過15億元。

在紅杉中國、高瓴、五源資本、金沙江創投、創新工場、真格基金、祥峰投資、今日資本、云鋒基金、CPE源峰、泛海投資、國投招商、中金資本、眾為資本、首鋼基金、朱雀投資、嘉實投資、尚頎資本、英特爾、寧德時代、比亞迪、長城汽車、東風資產、SK海力士、大眾汽車、Baillie Gifford,還有投資了Facebook、X(Twitter)、阿里巴巴等企業的俄羅斯大佬Yuri Milner等支持下,這家公司累計融資超過23億美元,估值也達到87.1億美元(約609.7億元)。

01

博士創業,身價超90億元

從不被看好到業界明星,地平線只用了數年時間。

在這個過程中,履歷光鮮的余凱扮演著重要角色。拿到南京大學電子工程學士學位及碩士學位后,他于2004年獲得德國慕尼黑大學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并開始長期在計算機工程領域深耕。

此后上十年,他在西門子總部的研發中心做過研究員,也在NEC Laboratories America當過部門主管,還在斯坦福大學計算機科學系擔任過兼職教師。最終,他成為百度研究院副院長,并在百度發起中國首個自動駕駛項目之一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察覺到人工智能將惠及眾多行業,而軟件算法與硬件芯片深度結合在其中至關重要,余凱于2015年決定做邊緣人工智能芯片和計算平臺。地平線由此在北京成立,并將場景聚焦在智能駕駛和AIoT,成為中國第一家做邊緣人工智能芯片的創業公司。

當時,云計算如火如荼。地平線這樣的發力方向,無疑是一個“反共識”的選擇。再加上公司核心創始團隊基本只有軟件算法背景,余凱在創業前也從來沒有真正地摸過芯片,這也讓地平線在發展初期便受到眾多質疑。

不管是搭建團體,還是研發人工智能芯片,亦或是推銷產品......盡管創業比想象中還要難10倍,但余凱及團隊還是戰勝了一個又一個挑戰,并于2017年12月發布了公司第一代自研芯片——面向智能駕駛的“征程”和面向AIoT的“旭日”。

到了2019年,預判到汽車智能化時代來了,再加上公司賬上資金有限,地平線決定收縮戰線,將發展重心放在智能駕駛領域,并于同年發布第一款車規級芯片“征程2”,然后開始與車企洽談合作。

為了能打開市場,地平線在2018年便與長安汽車一起做面向智能駕駛的聯合開發,同時還是對方眾多合作伙伴中唯一一家愿意提供免費服務的供應商。最終,在智能駕駛芯片獲得認可的情況下,長安汽車成為地平線第一個量產客戶。

隨著越來越多的車企成為客戶,這家公司的芯片銷量也一路走高。2021年12月,該公司的征程系列芯片累計出貨量突破100萬片。11個月后,該系列芯片出貨量突破200萬片。當出貨量達到第三個百萬時,時間只用了不到5個月。

據灼識咨詢的資料顯示,從2021年大規模量產解決方案開始,地平線按照年度裝機量計算,不僅是中國首家前裝量產的高級輔助駕駛和高階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的公司,而且每年的裝機量均最大。

打拼近9年后,手持地平線上市前15.32%股權的余凱,身價也超過了90億元。

02

賣出500萬顆芯片,一年入賬超15億元

為了滿足客戶從主流高級輔助駕駛到高階自動駕駛的不同需求,地平線推出了整合算法、軟件和硬件的解決方案Horizon Matrix Mono、Horizon Matrix Pilot及Horizon Matrix SuperDrive。

簡單來說,Horizon Matrix Mono是主動安全高級輔助駕駛解決方案,能實現自動緊急制動及智能大燈等安全功能和自適應巡航控制及交通擁堵輔助等舒適功能;Horizon Matrix Pilot是高速自動領航解決方案,能完成自動變道、高速公路自動駕駛等任務,還具有停車輔助功能。

至于Horizon Matrix SuperDrive,則是高階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目標是在所有城市、高速公路和泊車場景中實現流暢和擬人的自動駕駛功能,達到優雅避障、擬人的柔和制動、動態速度控制、平穩的無保護左轉等效果。

從結果來看,這些軟硬一體的解決方案獲得了不少主機廠和一級供應商的好評。目前,包括比亞迪、理想、蔚來、廣汽、上汽、吉利、哪吒等在內,該解決方案獲得了24家主機廠(31個主機廠品牌)采用、裝備到超過230款車型。其中,中國十大主機廠都是地平線的客戶。

如今,地平線的征程系列芯片已經升級到第六代。按汽車解決方案計算,這家公司的芯片累計出貨量也達到了500萬片。在向客戶提供一系列智能駕駛解決方案等服務的過程中,該公司的收入也在不斷攀升。

招股書顯示,在2021年至2023年的報告期內,地平線的收入分別達到4.67億元、9.06億元和15.52億元。同期,這家公司的毛利率也保持著較高且穩定的狀態,分別為70.9%、69.3%及70.5%。

三年累計超53億元的研發投入,再加上優先股及計入損益的其他金融負債的公允價值變動等影響,該公司在報告期內仍處于虧損狀態,凈虧損分別達到20.63億元、87.2億元和67.39億元。不過經調整后,這家公司同期的凈虧損分別為11.03億元、18.91億元和16.35億元。

按照灼識咨詢的預計,全球和中國的高級輔助駕駛和高階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的市場規模,將分別從2023年的619億元和245億元,增長到2030年的10171億元和4070億元,復合年增長率均超過49%。

面對如此龐大的市場,Mobileye和英偉達等實力強大的玩家早已入局。對于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達到上百億元的地平線而言,如果再通過上市獲得一大波資金支持,無疑將會讓自身的發展得到進一步提速。

03

融資超23億美元,估值超過87億美元

一路走來,地平線共完成11輪融資,累計獲得超過23億美元。

在這個過程中,該公司的背后也匯集了眾多知名投資者:紅杉中國、高瓴、五源資本、金沙江創投、創新工場、真格基金、祥峰投資、今日資本、云鋒基金、CPE源峰、泛海投資、國投招商、中金資本、眾為資本、首鋼基金、朱雀投資、嘉實投資、尚頎資本、英特爾、寧德時代、比亞迪、長城汽車、東風資產、SK海力士、大眾汽車、Baillie Gifford,還有投資了Facebook、X(Twitter)、阿里巴巴等企業的俄羅斯大佬Yuri Milner......這個名單很長。

成立2個月后,這家公司完成約1500萬美元種子輪融資,投資方包括紅杉中國、高瓴、五源資本、線性資本、寧德時代、東風資產等。此時,該公司的估值約為1.21億美元。

從那時開始,五源資本便多次加注,在很長時間里都是地平線的最大外部股東。作為五源資本的創始合伙人,劉芹更是經常與余凱深入交流并提供各類幫助,目前也擔任著地平線非執行董事。

在公司發展初期,當余凱想找有銷售經驗的人加入時,劉芹建議他除了招人外,還需要親自感受市場的水溫。最終,余凱親自去談了公司的第一個客戶,自身的銷售能力也在實戰中得到不斷提升。

2017年10月,地平線完成英特爾領投的A+輪融資,投資方還包括高瓴、五源資本、線性資本、嘉實投資等。到了2018年11月,這家公司又完成SK海力士、泛海投資、五源資本、高瓴、線性資本、尚頎資本等投資的總金額超過4億美元的B輪系列融資。

隨著2020年10月啟動C輪系列融資,該公司最終從高瓴、五源資本、今日資本、Baillie Gifford、云鋒基金、CPE源峰、寧德時代、國投招商、中金資本、眾為資本、比亞迪、長城汽車、東風資產、首鋼基金、朱雀投資等手中拿到超過15億美元。

當時,感受到資本市場的熱潮,余凱判斷該市場后面一定會有所調整,于是在C輪系列融資已經融了數億美元的情況下,又向股東會申請在不漲估值的情況下接著再融一筆錢,“我們算大賬不算小賬,注重長期主義。”

啟信寶顯示,這家公司C輪系列融資總共有7輪,融資周期達到半年。不過《晚點Auto》在采訪余凱的文章中曾提到,地平線的C輪系列融資更是高達12輪,這也凸顯了資本對這家公司的瘋狂程度。

當時間來到2022年11月,地平線完成2.1億美元D輪融資,投資方為尚頎資本和大眾汽車,估值也由此達到87.1億美元(約609.7億元)。

上市前,尚頎資本持股9.06%,為第一大外部股東;五源資本持股5.72%,高瓴持股4.04%,紅杉中國持股2.44%。按照609.7億元的估值粗略計算,尚頎資本、五源資本、高瓴和紅杉中國的持股價值分別為55.2億元、34.87億元、24.63億元和14.88億元。

隨著這家公司踏上IPO之路,這些長期陪伴地平線成長的投資者們,也即將迎來一場財富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