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1350億首富,養豬虧慘了
2024-04-02 14:36 牧原股份

2河南1350億首富,養豬虧慘了

來源:雷達Finance(ID:leidaplus)作者:莫恩盟 編輯:深海

不久前剛剛出爐的《2024胡潤全球富豪榜》,秦英林及其妻子錢瑛憑借掌舵的生豬養殖龍頭企業牧原股份,以1350億元的財富成功摘得河南首富的榮譽。

回顧秦英林的創業之路,他的養豬事業最初只有22頭仔豬。在秦英林的帶領下,牧原股份不斷壯大,養豬場越來越多、養豬技術也越來越雄厚。到了2023年,牧原股份全年銷售生豬的數量已多達6381.6萬頭。

不過,作為由秦英林掌舵的兩千億養豬帝國,牧原股份當前也并非沒有煩心事。2014年登陸資本市場的牧原股份,在去年迎來了自己首個虧損的年份。據牧原股份發布的業績預告顯示,2023年度,公司預計歸母凈利潤虧損在39億元至47億元之間。

對于公司經營業績在去年出現虧損一事,牧原股份總結出的原因為生豬價格同比大幅下降;擬對部分消耗性生物資產計提減值準備。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很早就已開始布局的生豬養殖主業,牧原股份近些年還將版圖進一步拓展至屠宰業務。去年上半年,屠宰、肉食業務已為牧原股份貢獻16.72%的營收。而去年一整年,牧原股份屠宰生豬的數量同比增長80%至1326萬頭,屠宰業務的產能利用率更是從2022年的25%上升至46%。

不過,屠宰業務46%的產能利用率,仍與牧原股份理想的產能利用率存在一定的差距。與此同時,營收占比不斷遞增的屠宰肉食業務,去年也尚未實現盈利。

圖片牧原“養豬夫婦”蟬聯河南首富

3月25日,胡潤研究院對外發布了《2024胡潤全球富豪榜》。入圍此次榜單的富豪中,有11位是來自河南的企業家。其中,問鼎河南首富寶座的大佬,正是牧原股份的掌舵者秦英林、錢瑛夫婦。

值得一提的是,秦英林、錢瑛夫婦不僅再度蟬聯河南首富的桂冠,還是“河南隊”中唯一進入全球Top100的富豪。榜單顯示,秦英林、錢瑛二人以1350億元的財富,位列總榜第92名的位次。

相比位列“河南隊”第二名、執掌著蜜雪冰城奶茶帝國的張紅超、張紅甫兄弟(二者財富均為280億元),秦英林、錢瑛的財富總額足足領先了1070億元。

不過,相較上一年發布的《2023胡潤全球富豪榜》,秦英林、錢瑛的財富總額以及榜單排名均有所下滑,二者的財富總額從2023年的1550億元縮水至1350億元,財富排名則從總榜第59名的位次下滑到了今年的第92名,同比后退了33名。

1965年出生的秦英林,是河南內鄉人。1992年,秦英林、錢瑛夫婦二人放棄了穩定體面的工作,毅然決然地回到家鄉河南省內鄉縣馬山口鎮干起了養豬的買賣。在此背景下,牧原的第一個養豬場——內鄉馬山養豬場破土動工。

第二年6月,內鄉馬山養豬場正式建成投產。最初,秦英林的養豬場只有22頭仔豬。到了1994年,秦英林的養豬規模便迅速擴大到了2000頭。1995年,牧原初具規模的養豬場已有母豬200余頭、仔豬2000余頭。

因為在養豬事業上所取得的成就,秦英林在1996年、1997年還曾接連獲得“河南省‘務農有為’優秀青年”、“中國十大杰出青年農民”榮譽。

隨著養豬生意的規模不斷擴大,1998年,牧原開始籌備建設第二分場水田養豬場。同時,牧原還開始建立自主育種體系,并研發應用第二代豬舍。2001年,秦英林成功當選為河南省養豬協會副會長。此后的20多年時間里,牧原的養豬場越建越多,研發的豬舍也在不斷進行著更新換代。

2009年2月,秦英林更是作為養殖行業的代表,受邀到中南海向《政府工作報告》建言獻策,其本人還被送上“學士豬倌”的稱號。等到2011年,牧原的年出欄生豬數量已達到60.92萬頭。隨著內鄉第十七分場建成投產,牧原儼然成為了當時亞洲出欄規模第一的養豬場。2022年,牧原的年出欄生豬數量更是飆升到了6120.1萬頭。

作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牧原股份超過一半的股權被秦英林和錢瑛二人牢牢掌控。據牧原股份此前發布的財報顯示,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末,秦英林、錢瑛分別直接持有公司38.17%、1.18%的股份,兩人合計持有牧原集團的100%股權,直接和間接合計持有公司54.63%的股權。

圖片豬周期難熬,牧原股份迎上市首虧

憑借耗時30余年建造的牧原帝國,秦英林、錢瑛愣是靠養豬事業坐上了河南首富的寶座。截至4月1日收盤,牧原股份的市值高達2439.73億元。

盡管已是超級富豪,但秦英林去年的日子仍不算太好過。

今年1月,牧原股份發布了2023年的年度業績預告公告。公告顯示,2023年,牧原股份預計其歸母凈利潤虧損在39億元至47億元之間,而2022年牧原股份全年的歸母凈利潤高達132.66億元。

雷達財經通過東方財富了解到,這其實是牧原股份自上市以來首次出現年度歸母凈利潤為負的情況。2014年1月,牧原股份在深交所上市,借此成功登陸A股的資本市場。上市當年,牧原股份便斬獲8020萬元的歸母凈利潤。

次年,牧原股份的歸母凈利潤翻了數倍達到5.96億元,并在2016年再度上漲289.68%至23.22億元。2020年,牧原股份的歸母凈利潤甚至一度達到274.5億元的規模。

2021年,牧原股份的歸母凈利潤短暫下跌74.85%至69.04億元,但很快牧原股份的歸母凈利潤指標便在2022年重新回歸增長態勢。而從此次披露的業績預告來看,牧原股份的歸母凈利潤與上一年的盈利情況相比,直接轉盈為虧。

對于2023 年度公司經營業績出現虧損,牧原股份表示,主要系報告期內生豬價格較去年大幅下降。同時,牧原股份還表示,公司在按照會計準則要求對消耗性生物資產進行減值測試后,擬對部分消耗性生物資產計提減值準備,具體數據以審計結果為準。

而在許多公告中,牧原股份幾乎都會提到,生豬市場價格的大幅波動(下降或上升),都可能會對公司的經營業績產生重大影響。如果未來生豬市場價格出現大幅下滑,仍然可能造成公司的業績下滑。

牧原股份強調,生豬市場價格變動的風險是整個生豬生產行業的系統風險,對任何一家生豬生產者來講都是客觀存在的、不可控制的外部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業績陷入由盈轉虧困境的豬企,的確不止牧原股份一家。市值排在牧原股份之后的溫氏股份,也在去年跌入虧損泥沼。據溫氏股份發布的業績快報顯示,2023年其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從上一年的52.89億元降至-63.29億元。

在總結利潤轉虧的原因時,溫氏股份提到了生豬銷售價格同比大幅下降、產品價格下降幅度大于養殖成本下降幅度,以及毛雞銷售價格同比下降等原因。

而另外一家同屬“養豬三巨頭”之列的新希望,雖然預計去年歸屬于上市公司的凈利潤為3億元,但其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則虧損45億元,同比由盈轉虧。

之所以出現這么大的差異,這是因為新希望去年白羽肉禽與食品深加工業務引進戰略投資影響歸母凈利潤增加,影響金額約為51億元至52億元。新希望表示,受生豬銷售價格下降影響,豬產業虧損是本期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虧損的主要原因。

至于營收指標,牧原股份暫未在業績公告中予以披露。據牧原股份此前發布的2023年三季報顯示,去年前三季度,牧原股份共錄得829.69億元的收入,與上年同期相比漲幅為2.72%。但若具體至去年第三季度,牧原股份的營收同比卻減少14.81%至311億元。

另據牧原股份此前發布的生豬銷售簡報顯示,2023年,牧原股份共銷售生豬6381.6萬頭。其中,商品豬6226.7萬頭,仔豬136.7萬頭,種豬18.1萬頭。截至2023年12月底,牧原股份能繁母豬存欄為312.9萬頭。

在1月30日舉行的投資者關系活動上,牧原股份透露,去年公司平均生豬養殖完全成本在15.0元/kg左右,相較2022年全年15.7元/kg的平均生豬養殖完全成本明顯下降。

對于去年公司成本的持續下降,牧原股份解釋稱主要來源于生產成績的提升。2023年,得益于公司在生豬健康管理、生產管理方面所做的工作,各項生產指標均有所提升,全年平均全程成活率為85%,日增重在800g左右。

牧原股份表示,目前公司各類生產指標仍有進一步挖潛空間,2024年公司將通過生豬育種、營養配方、健康管理、智能化等技術的不斷創新與落地,持續提升生產效率,降低養殖成本。

進入2024年,牧原股份在前兩個月共銷售生豬1054.0萬頭,借此錄得銷售收入166.35億元。其中,商品豬1037.1萬頭,仔豬12.2萬頭,種豬4.8萬頭。

今年1月、2月,牧原股份向全資子公司牧原肉食品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合計銷售生豬208.1萬頭。在前述統計時間內,公司商品豬價格相比去年12月有所上升,商品豬銷售均價13.84元/公斤,比去年12月上升3.13%。

圖片屠宰肉食業務迅猛發展,但去年尚未實現盈利

事實上,除了生豬養殖業務外,牧原股份還致力于布局養豬賽道的全產業鏈。目前,牧原股份已形成一條集飼料加工、生豬育種、生豬養殖、屠宰加工為一體的豬肉產業鏈,覆蓋整個生豬產業價值鏈。

雷達財經了解到,牧原股份于2019年將產業鏈正式延展至屠宰業務,通過在養殖集中區域就近屠宰生豬,牧原股份從“運豬”到“運肉”,助力實現養殖屠宰匹配、產銷順暢銜接。

在牧原股份的大力扶植下,公司的屠宰業務迎來了迅猛的發展。據牧原股份此前發布的2023年中報顯示,截至去年年中,在河南、山東、安徽、東北等生豬養殖產能較為集中的地區,牧原股份已成立25家屠宰子公司,已投產10家屠宰廠,年屠宰產能達到2900萬頭。

在此期間,牧原股份還積極拓展屠宰業務銷售渠道,持續優化生產工藝,通過智能化升級提升生產效率與產品質量,不斷提升運營能力,提高客戶滿意度,更好地服務下游客戶。

根據牧原股份發布的2023年中報顯示,去年上半年,養殖業務為牧原股份貢獻506.83億元的收入,占比高達97.71%;同期,屠宰、肉食業務為牧原股份錄得86.74億元的收入,占比為16.72%(減:養殖與屠宰、肉食之間銷售抵消的占比為17.96%)。

在1月30日舉行的投資者關系活動上,牧原股份透露,2023年,牧原股份共屠宰生豬1326萬頭,與上年同期相比增長八成。與此同時,公司屠宰業務的產能利用率,也從2022年的25%提升到了2023年的46%。不過,牧原股份也坦言,該水準距離理想的產能利用率仍有一定差距。

據了解,由于部分廠區投產時間短,2023年牧原股份的屠宰肉食業務尚未實現盈利。但讓牧原股份稍感輕松的是,其頭均虧損水平已從2022年的120元左右下降到了去年的70元左右。

2024年,牧原股份在屠宰肉食板塊會持續開拓市場,優化產品結構和客戶結構,加強內部生產運營管理,以爭取早日實現盈利。

面對當前外部市場形勢,牧原股份稱其會合理把控生產經營節奏,規劃資本開支水平,持續降低成本,提高整體發展質量。同時,公司當前資金儲備充足,在融資端也與銀行保持穩定的合作關系,能夠保證現金流的安全穩定。

據悉,2023年牧原股份的全年資本開支在160億元至170億元之間,其中用于屠宰部分的開支為8億元左右,養殖部分中已完工結算、產能新增、維修改造占比分別為60%、20%、20%左右。

2024年,牧原股份全年預計資本開支在80億元左右,其中,屠宰廠建設支出預計在7億元左右,固定資產維修及升級改造費用預計為20億元-30億元,用于養殖產能新建的資本開支具有一定彈性,公司將根據市場環境與經營情況的變化進行調整。

對于已經拉開序幕的2024年,牧原股份預計豬價全年的整體價格表現相比上一年會更樂觀一些。在供給端,當前能繁母豬仍處于較高水平,但整體為下降趨勢,2024年生豬供應量預計將低于去年;在需求端,隨著經濟逐步企穩,2024年需求量預計將有一定上升。

對于市場普遍關心的豬周期波動問題,秦英林認為,2023年的虧損符合經濟規律,從經濟發展角度看屬于正常情況。而按照經濟規律,生豬周期波動在2023年已經到底部,2024應該會有一個自然的反彈效應。在秦英林看來,當前企業自身養豬還有差距,只要能夠把技術提升起來,成本降下去,就能應對挑戰。

目前,2024年已過去1/4,牧原股份的業績能否在接下來的幾個季度重新扭虧為盈?雷達財經將持續關注。